近年來台灣蜜蜂神秘消失,蜂蜜產量不及年均產量的一半,蜜蜂消失帶來更大的影響便是大自然八成的植物授粉工作將停滯,不僅引發植物危機、惡化生態環境而且將危及人類生活。蜜蜂的減少與氣候變暖、農藥毒害、中囊病肆虐、電磁輻射等都有關係。而中囊病與農藥對蜜蜂的影響不可小覷。

蜜蜂一.png

 

中囊病下的蜜蜂危機

   在台灣,蜜蜂最近爆發了一場如同禽流感一般的瘟疫,叫做中蜂囊狀幼蟲病,也稱中囊病。疫情遍布整個台灣地區,蜜蜂死亡率高達到90%,沒有死亡的10%甚至也在患病當中。

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系陳裕文教授,研究蜜蜂多年,他告訴記者:台灣主要飼養兩種蜜蜂,一種是本土的東方蜜蜂俗稱野蜂,很多野外植物特別是中高海拔地區都靠它授粉。另一種是意大利蜜蜂,我們稱西洋蜂,是大部分專業蜂農都養殖的品種。而中囊病就爆發在野蜂群體,整個台灣幾乎無一幸免。

 

囊狀病毒疑似從大陸來

   去年一月有嘉義的蜂農傳簡訊給陳裕文教授,說自己的蜂場疑似感染中囊病。蜂農黃永勝也表示:之前嘉義有人帶兩窩野蜂回村養,之後全村的野蜂都死光了。但是此前台灣的蜜蜂從未爆發過中囊病。為此,研究人員進入染病的蜂場進行考察。

   研究人員探討後,將檢體帶回大陸研究。在研究後確認是中囊病,因為這是個病毒性疾病,中囊病病毒序列與大陸浙江發現的中囊病病毒序列相似度100%,所以這就證實病毒可能是中國大陸帶來的病毒。

 

由南至北疫情全面爆發

   從嘉義暴發中囊病到去年八月,防檢局與專家再次回到染病蜂場查看時,發現蜂場原來的二三十箱蜜蜂死到只剩一箱,而且這一箱也感染了中囊病。

陳裕文:蜂場主人描述,年初他們家二三十箱蜜蜂得中囊病都死光了,然後死光了不甘心又去買了十五箱,然後十五箱又剩下一箱,那一箱也要滅了。不到半年時間,他幾乎經歷了滅絕兩次,全場滅絕。甚至嘉義山區山下的蜂農反應陸陸續續也發現得病了,那個時候發現問題很嚴重啦。

   隨著病情一路擴散,南投、阿里山也陸續淪陷。但去年八九月份,官方還沒有發佈北部地區有感染中囊病的消息。大規模養殖野蜂的基隆地區是否染病讓人堪憂。專家在基隆的五個蜂場採樣檢測,檢測結果還沒有送出來,基隆蜂場已陸續傳出疫情。基隆暴發瘟疫後,中囊病在台灣已經全面暴發。

 

有效辦法:抗病蜂種與哨兵蜂群

蜜蜂不能通過打疫苗產生抗體,現階段也沒有藥物能夠消滅疾病,而蜂農私下通過非法途徑在淘寶上購買的藥物,效果微弱也不能根治病情。陳裕文教授建議蜂農先不要養殖野蜂,只有等到抗病性的蜂種出現時才能夠輓救現狀。

陳裕文教授還表示,目前在基隆地區將推行「哨兵蜂群」的方案。通過改養西洋蜂,由於西洋蜂體內仍然能檢測到病毒,卻不會染病。借西洋蜂體內病毒密度來檢測疫情,等到病毒密度為零時,代表著疫情的消退。

 

農藥影響下蜜蜂正在大量死亡

   荔枝龍眼開花期是一年中蜂蜜的主要來源,今年在荔枝椿象危害下,花枝上噴灑了不少農藥。台中、南投和高雄卻紛紛傳出蜜蜂農藥中毒的消息。不少蜂農不敢再讓蜂群外出採蜜,蜜蜂大量死亡隨之蜂蜜幾乎絕產,讓蜂農們損失慘重。

   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系主任陳裕文,研究蜜蜂多年,說一位養蜂超過七十年的宜蘭老蜂農,本來養蜂一百多箱,不到一個月蜜蜂大量死亡後,只剩下五箱。陳裕文曾檢測台灣主要養蜂地區的花粉源,結果88%的花粉都檢測出了農藥。也在檢測中證明,老蜂農的蜜蜂消失是受到周圍果園大量噴灑農藥所致。

   台灣蜜蜂數量減少五成多,蜜蜂消失之謎引發社會關注,農藥成為關注的焦點。台灣大學昆蟲學系教授楊恩誠,多年來致力於研究農藥對蜜蜂的影響,他表示環境中殘留的低劑量農藥益達胺,讓蜜蜂接觸後產生免疫力大大降低,變笨迷失方向,能量與代謝不正常等一系列問題,從而蜂群變得脆弱,族群因而崩解。造成蜜蜂大量死亡。

蜜蜂2.png

 

脆弱蜂群與崩解的族群

   南投蜂農蕭鴻池指出,他的兩百箱蜜蜂中幾乎有四分之一以上的蜜蜂都出現農藥中毒現象,因為迷航而大量死在野外。

   高雄大樹養殖近兩百箱西洋蜂的蜂農更指出,他場內不少蜜蜂紛紛出現顫抖情形,再不然就是仰躺在地上不斷跳動,幾乎跟人抽搐的狀況一致,在地上跳動的蜜蜂果然在數分鐘內就一命嗚呼。農藥中毒後,整體蜂群不僅變得狂暴,容易叮咬蜂農,其死亡數量更比以往增加了兩到三成,幾乎是「地毯式的死亡」。

   楊恩誠教授說急性中毒下,蜜蜂感知與記憶力迅速下降,會出現迷航。而益達胺不斷刺激蜜蜂興奮,讓蜜蜂最終死在野外。然而即便蜜蜂能夠回到蜂巢,帶回來的花粉殘留農藥,導致幼蟲食用後慢性中毒,造成免疫力低下,更容易染病凍死,整個蜂群變得不堪一擊。

蜜蜂三.png

 

 

禁農藥不如學會用農藥,多渠道應對

   楊恩誠教授表示,禁益達胺等農藥並不是最好的辦法,不止益達胺還有許多農藥都會對蜜蜂甚至生態環境產生負面影響。要合理科學用藥,避開採蜜期。這些都是關於農藥管理的問題,而不是簡單禁益達胺的就能解決的。

   而就在本月18日,動植物防疫檢疫局發佈「舒緩蜂農疑慮,將暫停荔枝龍眼使用益達胺等3種藥劑2年」卻在公告中矢口否認到「目前國內監測結果並無蜜蜂遭受益達胺、賽速安及可尼丁等三種殺蟲劑中毒之案件發生」。政府部門選擇逃避問題,借此延緩兩年再評估的舉動顯得不負責任。

   病蟲害的防治方法有很多種,我們結合物理防治,輪作等綜合防治都能取得很好的效果。噴灑農藥並不是最優的方法,只是一條最簡單快速的捷徑。美國已經開始推行植物醫師法來管理整片農場,合理管控農藥劑量安全用藥的方式值得我們學習。政府直面問題並的統籌治理與管控。蜂農開始用心關注生態變化精准合理用藥,在解決與預防問題上做到不偷懶,不企圖一勞永逸時,我們的生態環境就能夠從根本上得到治理。

 (銘傳大學/楊璧全 陳威穎 曾媛 李若蘭 報導)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蜂向觀測站

beestaion053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